蓉言Victoria

眉眼鼻

那细细的纹路自然天成
一如戈壁沙漠的烈日让人口干舌燥
它浑然不觉
欲语还休

如烟般的眉
明月分成两半住进了你的眼里
小鹿是你灵气的鼻子
可是此刻它们都不见了
只剩下两抹嫣红

泉水激切的奔向岩石
它当然知道会被溅成碎玉点点

你的泪将世界劈成了两半!

你坑脏又闪耀

阳台上一个玻璃杯落满了灰尘
它看上去坑脏又黯淡
它没有缅怀过去
因为双重的遗忘
被别人也被自己

不知是狂风还是一只故意为之的手
它从五楼的那个阳台掉了下去
碎成一摊玻璃渣
阳光照射了过来
它惊呆了自己竟然折射出如此耀眼的光芒
难道是回光返照?
它记起了自己的曾经

它曾盛满过甜甜蜜蜜的香甜热饮
也曾因为落进了苦涩的眼泪而倒掉那浓浓的咖啡
它曾经拥抱过月亮星星
也曾因为一个红色的唇印而脸红心跳

一辆飞速而过的车碾了过去
它又碎了许多
车过带起的风也将它吹散了许多
它突然害怕起来
自己就这样烟消云散

它开始恨自己的主人为什么没有好好待它
她甚至不记得自己的存在
自己即将死去却没有任何人为它感到悲伤
这个念头闪过时它愣住了

它不是早就死了吗?
是在被放置在阳台上的那一刻
是在落上第一粒灰尘的那一刻
现在的它是死而复生的它
是永远不会湮灭的它

不要朝我眨眼了

我说
当然不是你
是那声音似红酒芳香迷人让我沉醉的

我摇摇头
当然不是你
是那眼神迷离又若烈日灼伤我肌肤的

我轻叹
当然不是你
是那举手投足的慵懒又耀眼让我窒息的

我逃走
当然不是因为你
是那热切的似风似雾朝着我勾了勾的食指

你扯了块云朵将我盖了起来
你抓了条鱼给我做裙子
你摘了花调了酒

你就是这么无聊又无趣
像个海豚头顶着一个熠熠生辉的小盒子在水里转着圈
然后只会说今晚的月亮好美呀

一只虫子姿态优美的在空中睡着了
也有可能它在冥想练瑜伽
我很好奇那根丝会不会勒的它嘴疼
结果它以为我是坏人
失去了从容淡定激烈的挣扎起来
从空中坠落了下来

绿油油

月高悬 烛火摇摇又晃晃
窗前梅谢又换桃花开
墨未干 书已卷

好花开一朵
风吹过 香正浓
无意读书时时看
只盼琼林宴后好折枝
日日盼
巧笑嫣然窗前过
夺窗出
却见别家少年已折枝
窗外绿油油 再无花一朵

木偶

七彩琉璃的无数个空间在我出生的那一刻就放置在了我面前
小时候我是知道它们的
我任意穿梭在这些光怪陆离的空间里乐此不疲
它们每一个空间都太美好里面有无数个别人不知道的美丽秘密
渐渐长大我开始忘却
开始跟随着别人进进出出相同的空间
那些空间颜色变得单一起来非黑即白没有了色彩斑斓
有一天我在梦里变成了木偶戏的提线人俯瞰着慢慢浮现出来的所有空间
我操纵着的一条线上有无数的一模一样的人
如出一辙的暴怒着 争吵着 抱怨着 攻击着……
色彩明亮的空间寂寥无声而狭小灰暗的空间里无数的人蜂拥而至
我哭泣起来却发现没有了眼泪
我也变成了一个木偶

他的嗓音黏黏又腻腻
细碎的鼓声断断续续飘过来
铃铛缠在手腕上随着舞动的身体叮叮叮
茂密的树林将光和风全都挡住只剩下热
热热热
全都烧起来

you or me

你觉得我真实吗?
我摇摇头 你是虚幻的

你觉得我美好吗?
我点点头 你美好的不真实

你觉得你美好吗?
我摇摇头 我从未发现自己的美好

你觉得我是你吗?
我点点头 你就是我的倒影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