蓉君Victoria

对不起

今天是小J去Z星球的前一天告别party
小猪郎郎面如死灰躲在家里一动不动的已经化为一个石像了
就算去了看一眼又有什么用呢
就算泪流满面的拉着她的手又要说什么话呢
怨天怨地最后只能怨自己
不能站到和她比肩的高度
自己果然不配爱上如此闪耀的她啊
短短的一天时间奇迹不会发生
翅膀更是不会长出来
现在只有一个办法了
哭吧
哭瞎了就不会看到明天小J张开金色的翅膀最后只留下满天满眼的金色星芒了
#小猪郎里个郎#

猫咪在床上哼哼唧唧哭哭闹闹了三小时还没睡着
我在床上辗转反侧翻来覆去了三小时也没睡着

猫咪正在戒奶嘴儿
我正在戒手机

奶嘴儿伴随了猫咪三年零十个月
手机伴随了我十年零六个月

奶嘴儿是猫咪的精神食粮
手机是我的精神食粮

无论是没有了奶嘴儿或是手机
我两都没办法活下去

没有奶嘴儿的第一个午觉
猫咪眼睛肿了屁股也肿了

没有手机的第一小时
我如同失了魂丢了魄

没有奶嘴儿的第二天
猫咪睡眠浅浅委屈满满

没有手机的第二小时
我的手失去了控制自己抓起了手机

没有奶嘴儿的第三天
猫咪变得极为聪明他可以见风使舵撒娇卖萌无师自通睡觉时突然爱和爷爷奶奶外爷外婆在一起

没有手机的第三小时
我感觉自己错过了天外飞仙的世纪大消息错失了几个亿的投资洽谈项目

第四天第五天……
第四小时第五小时……

焦躁是我两的心情
抓狂是我两的态度

……时间很慢很慢……
……时间走了一个又来一个……

没有第几天
因为猫咪戒掉了奶嘴儿

没有第几个小时
为什么要给自己制造枷锁、设置藩篱呢?为什么要给自己找不痛快呢?

猫咪躺在床上没有百无聊赖 他看着我
大姨你可不可以放下手机给我讲个故事

幸亏猫咪才三岁他不知道
我暗中和他进行过一场比赛


我在沼泽荒原之地徘徊太久了
久到将要忘了我在找寻什么
清丽的小花和我已经两看相厌
哭的力气也已失去

蚂蚁为什么忙忙碌碌一刻都不停下来
日出月落为什么如此匆匆
石块为什么躺在那里不言不语
手机已经死机为什么还要每五分钟拿出来看一下

睡梦中的不安从哪里来
梦想到底是一个词语还是头脑中的幻像

脱轨了 抛锚了 被时间遗忘了

既然如此那就索性躺在夜幕下
看 前所未看
闻 前所未闻
听 前所未听

海洋流进了我的身体
天空飘了进来
宇宙星辰在闪耀
对!就是此时

蜘蛛很苦恼
相比较日常生活
它更醉心于自己的艺术世界
可是每当它费尽心力
完成一件艺术品后
总会有飞虫落在它完美的网上
它气恼的将这些莽撞之徒缠的死死的拖走
唯有吃掉它们才能解恨
就这样不热衷于日常生活的艺术家
总会吃着吃着就哭了起来

你来回踱着步不时的看下时间从最开始的从容优雅已经变得气急败坏
不时的挥挥手、拍打着自己的手已经拍向了脸部
有一只流浪狗在观察了你一会儿后还是面带惊惧的跑了
那明晃晃的太阳能路灯在洋洋得意的炫耀它白天吸满了充足的阳光
你厌烦的盯着围绕着那光亮的密密麻麻嗡嗡作响的小东西们
它们示威的向你俯冲下来
手臂上每添的一个红包都是在嘲笑你
不是在嘲笑你的弱小
而是它们和你心知肚明的一个事实
口袋里鼓鼓的方盒子此刻压得你迈不动一步
身上看见看不见的红包痒的你心烦意乱
你抬起头
今晚的月亮就像一只讨厌的大蚊子

眉眼鼻

那细细的纹路自然天成
一如戈壁沙漠的烈日让人口干舌燥
它浑然不觉
欲语还休

如烟般的眉
明月分成两半住进了你的眼里
小鹿是你灵气的鼻子
可是此刻它们都不见了
只剩下两抹嫣红

泉水激切的奔向岩石
它当然知道会被溅成碎玉点点

你的泪将世界劈成了两半!

你坑脏又闪耀

阳台上一个玻璃杯落满了灰尘
它看上去坑脏又黯淡
它没有缅怀过去
因为双重的遗忘
被别人也被自己

不知是狂风还是一只故意为之的手
它从五楼的那个阳台掉了下去
碎成一摊玻璃渣
阳光照射了过来
它惊呆了自己竟然折射出如此耀眼的光芒
难道是回光返照?
它记起了自己的曾经

它曾盛满过甜甜蜜蜜的香甜热饮
也曾因为落进了苦涩的眼泪而倒掉那浓浓的咖啡
它曾经拥抱过月亮星星
也曾因为一个红色的唇印而脸红心跳

一辆飞速而过的车碾了过去
它又碎了许多
车过带起的风也将它吹散了许多
它突然害怕起来
自己就这样烟消云散

它开始恨自己的主人为什么没有好好待它
她甚至不记得自己的存在
自己即将死去却没有任何人为它感到悲伤
这个念头闪过时它愣住了

它不是早就死了吗?
是在被放置在阳台上的那一刻
是在落上第一粒灰尘的那一刻
现在的它是死而复生的它
是永远不会湮灭的它

不要朝我眨眼了

我说
当然不是你
是那声音似红酒芳香迷人让我沉醉的

我摇摇头
当然不是你
是那眼神迷离又若烈日灼伤我肌肤的

我轻叹
当然不是你
是那举手投足的慵懒又耀眼让我窒息的

我逃走
当然不是因为你
是那热切的似风似雾朝着我勾了勾的食指

你扯了块云朵将我盖了起来
你抓了条鱼给我做裙子
你摘了花调了酒

你就是这么无聊又无趣
像个海豚头顶着一个熠熠生辉的小盒子在水里转着圈
然后只会说今晚的月亮好美呀

一只虫子姿态优美的在空中睡着了
也有可能它在冥想练瑜伽
我很好奇那根丝会不会勒的它嘴疼
结果它以为我是坏人
失去了从容淡定激烈的挣扎起来
从空中坠落了下来